云南外事公众号 ×
    首页  »  专栏  »  外笔写云南
泰国专栏作家:当面对中国的骄人成就
2019-12-09

在中国云南,当地人穿着传统服饰

  在我最近的中国之行中,政府官员带我参观了令他们备感自豪的一项成就——在距离高楼林立的北京、上海数千公里的边陲小镇,矗立着一幢幢颜色简朴的乡村住宅楼。

这里位于云南省东南边陲,当中国外交部官员带我和其他十几位来自东南亚国家的记者来到这里时,这些楼房都已接近竣工。这12栋楼都是五层建筑,共有410套住宅,面积在70平米至90平方米之间。很快,来自100公里外的村民就将搬到这里定居,而且无须支付租金。
这就是“小康中国”的新面貌,中国正为到2020年底消除农村绝对贫困的目标而努力。中方官员表示,为完成这项使命,他们正将农民搬迁到此类政府修建的住所,并为他们提供基本生活用品。“今后他们能在当地打工而非仅仅依赖种地,他们的生活水平将因此而提高”,云南省金平县宣传部长黑丽英表示,“2016年至2018年,云南省已完成61个村庄的搬迁。”

云南省金平县的居民住宅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到明年中国将消除绝对贫困。这不仅是中国的奇迹,更是世界的奇迹。
中国政府花费了约3000万元人民币,在金水河镇附近的一个村庄里建造住宅楼,该镇有通往越南的河港。中方官员表示,没有人是被强迫搬迁的,异地搬迁扶贫在中国是行之有效的。
黑丽英表示,由于水土流失和交通不便,偏远地区的村民需要搬迁出来,他们可以在这里的工厂寻找新工作,并参与到这座小镇不断发展的贸易往来中。“他们现在过着非常稳定的生活,有少数人想回去,但政府会说服他们留下来。
并非所有贫困户都被易地安置。记者们来到了位于半山腰的一个村庄,现年60岁的房主郑先生向记者们打招呼。他的房子是在政府资助下重建的。他说,他在2014年获得了3万元人民币的政府补贴来翻新房屋,屋里还配有新的干净厕所,村子里现在可以从三公里外的水源取水。只有那些无直系亲属在地方政府工作的当地村民才能申请这种住房修缮补贴,补贴金额在18000至40000元人民币之间。金额多少取决于房屋状况,政府官员将亲自上门检查房屋状况,以评估房屋的破旧和危险程度。

郑先生在他修缮过的房间里

  

与此同时,尽管政府部门努力改善农民的生活,这些村庄的4000名年轻人仍然选择走向城市。这给中国政府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城市贫困。即使在繁荣的香港,许多人仍在“笼屋”中生存。中国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副司长张良表示,2015年,中国的农村贫困标准为人均日收入2.57美元(按购买力平价计算),高于世界银行1.9美元的标准。在中国,这一标准每年上调约3%。在实施扶贫计划时,还要考虑提供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保障和住房等。中国领导人显然意识到,要让人民群众幸福,就必须解决贫困问题。
张良表示,自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以来,在中国各地的50余次考察中就有40余次与扶贫有关。中国政府还计划将自己的扶贫经验向世界推广。如今,中国正向柬埔寨、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和非洲纳米比亚等遥远国家介绍减贫经验。

湾沟村翻新后的房屋

张良表示,除云南省外,在中国近14亿人口中,全国范围内的易地安置项目已接近完成。过去五年来,约870万户家庭已搬迁,今明两年将再搬迁130万户家庭。六年多来,有8239万人实现了脱贫,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泰国《即时新闻》资深记者、专栏作家布拉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