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外事公众号 ×
    首页  »  外事文苑
援老抗疫日记(三)
2020-05-14

编者按

 

今天我们继续编发专家组副组长、省外办邻国处石通川同志记录的援老抗疫日记,从外事工作者和亲历者的视角,讲述此次援外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4月6日

 

早上参加由卫生部长本贡、副部长普同和总理府副部长提帕空主持召开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小组工作例会。怕老方的翻译同传时因数字太多而遗漏过多信息,习惯在疾控司长报告完后将其汇报稿要来自己留存一份。细看时,可发现不少缺漏和不足,如今日报告新增的一例确诊病例,活动轨迹不甚明晰,密接者的人数统计与流调分析很容易出现问题;一些数据明显有误,在这种特殊时期,一点不严谨性、不科学性、不规范性的操作,可能就会扭转整体防控的向好形势。我们经常讲“细节决定成败”,老挝同志在这方面确实还需努力。

上午,前往云南驻万象商务(企业)代表处,与相关负责人进行深入交流并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指导。据了解,目前登记在册的在老滇企数量117家,仍在老人员约3000人。防疫是当前第一要务,各企业也同时头疼着复工复产的问题,原材料无法运进,春节后开工的愿景成了泡影。世界村,命运共同体,疫情的影响波及,就是真实生动的示例,没有谁能置身事外,全球经济的良性与恶性循环,很大程度取决于早期各国同心同向的联手抗疫。

下午,与老挝中华总商会、老挝华为公司、老挝亚太卫星公司负责人一道,向在老公派及志愿者教师捐赠了医疗防护用品和药品,并与教师们进行交流,提醒大家做好个人防护。在使馆工作时,负责过文教事务,深知这些教师在老生活条件的不易,昨晚得知有各地教师代表在万象,并将接受侨团与企业物资捐赠时,立刻动员组长我们专家组也积极参与。

除协调老方我们在万象的活动之外,用了大半天时间对接各方明日启程前往南部占巴赛省和北部琅勃拉邦省调研等事宜。晚上得知我率领的赴琅勃拉邦分队将乘军用直升飞机前往时,心里咯噔一下,又安慰自己,没事,老挝领导也经常乘直升机去偏僻地区考察调研,这属于国家领导人待遇。

 

4月7日

 

7日上午,我率队一行6人,在老挝卫生部有关司局人员陪同下,从万象乘直升机前往琅勃拉邦省。临时前,在万象军用机场,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直升飞机,因为表面的些许斑驳,银的有点发暗,隐喻着一种淡淡的沧桑,像在静默无声地细数着岁月留痕。看着像街上的“嘟嘟车”一样的机内座椅,我觉得就是辆“空车嘟嘟”。等着坐上飞机,桨叶转起,持续轰鸣,震动着全身。之前大家的兴奋劲慢慢消退,没有人说话,只剩下颤抖的机身和刺耳的噪响。随行的老挝大姐双手合十,嘴上默默念叨,祈福尽早平安抵程。起飞,还算稳当,其间,有点气流波及。抖了一个多小时,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知道自己晕机了,不敢说话,只能紧紧按着胃部,先确保别在这封闭的空间里吐了,毕竟不是真“嘟嘟”,不能随意靠边停下。当从窗外看着片片红色的砖瓦房,我知道,来过三十余次的琅勃拉邦,就在下面,但以这种形式,还是第一次。看着同机的军哥哥拿起手机开打电话,我在想,这不影响飞行信号?莫非别人问,“你在哪”,可以很自豪地回答“我在天上”?

抵达时,琅省副省长、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冯沙万与驻琅勃拉邦总领事李志工前往机场迎接。第一次带队走在最前面,看着一群领导列队接机,相机摄影机频频闪光对着我,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此前,应该是我走在领导旁边,交译介绍着接机嘉宾。合完影,在开道交警引领下,马不停蹄前往琅省政府办公厅,与冯沙万副省长、老北八省卫生厅及医院主要负责人进行会谈,了解八省抗疫工作情况,探讨防控策略,商定专家组在琅省工作安排。坐在主席台,我理了理思路,发言很顺畅,重点很突出。下来后,耿主任告诉我,“说的很好,这样安排,开展工作效果最好。”

下午,随医疗小组带着老北八省医院负责人对琅勃拉邦省医院进行实地调研,通过查看医院基本情况,及时指出院方在防控与感控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就规章制度、流程的不规范、不科学地方提出改进意见,并请老北其他省医院以此为例,对照检查、加以落实。此外,我跟琅省医院院长进行了捐赠防疫物资交接。

晚上组织大家开了总结会,把情况互通了下,力求简洁明了,并按专家所长,做好翌日工作分配,同时要求大家尽可能地收集相关信息。长时间的熬夜,翻译完老挝疫情例会报告后,倦意上头,没待汇总南北两地工作情况,12点洗洗睡了。

 

4月8日

 

准备按之前计划一早去医院开展指导,临时又通知赶去省政府会议室参加由琅省副省长冯沙万主持召开的疫情工作会议。专家组结合昨日调研琅省医院、实验室及与老方工作人员对接的情况,就医疗、防控、实验室检测三大工作分别做了汇报,同指出琅省在防疫工作中的问题并提出改进建议。我总结发言时,想着老挝同志平日散漫、随性的特质,特别强调只有基于详实的数据,才能开展准确的疫情风险评估和研判,专门“艾特”冯沙万副省长做好安排,明确指示卫生厅落实对接事宜。

作为带队领导,需充分考虑队员的潜能与优势,调动发挥其主观能动性。随队前来的中医专家在琅勃拉邦似乎无处使力,想到该省有两家中国医院,遂联系总领馆安排其前往进行防疫和中医药业务培训。作为外事工作者,我们经常讲“外事为民”,突然想到“中医为民”,遂请这位中医专家前往总领馆,对馆员和家属进行个体化中医诊疗。在跟中老方有关部门座谈交流时,也主动请其介绍中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预防治疗作用,创造平台,助力宣介中医文化。

当日,我们前往琅勃拉邦中国商会看望慰问并进行防疫指导。下午,前往驻琅勃拉邦总领馆,拜会了李志工总领事,并与该馆馆员开展新冠肺炎防护、保健知识普及的交流。

工作餐叙时,听到李总提起,我们在琅省的随行翻译,从该省医院辞职后,在当地开了家最大的私人诊所,琅省第一例确诊病人,最先就是到他那看的,后经省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确诊。初算了下,他好像还没自我隔离到14天,按照严格定义,我们也成了密接者的密切者。

晚上接到使馆领导电话,万象有位确诊病例需重点关注下,若有可能进行专家会诊,遂赶忙协调对接。

 

4月9日

 

上午参加了由琅省副省长、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冯沙万主持召开的疫情工作会议。专家组结合在琅省考察调研及培训情况做了工作汇报,针对琅省在防疫工作中的不足提出改进建议。在交流答疑环节,老北八省卫生厅及各省医院负责人就防护、诊疗、实验室检测等问题积极提问,专家组逐一现场答疑,分享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和中国经验。

冯沙万做完发言后,我进行总结陈词,感谢琅省为专家组前来提供各项便利,表示专家组在琅省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若老方还有相关问题,可利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等中方医院与老北医院建立的友好交流合作机制,通过远程教学、培训、联合会诊等方式,共同做好抗疫。

根据总领馆建议,我们前往中铁八局磨万铁路第3标项目经理部,参加与琅省中资企业座谈会。除老中铁路公司、南欧江流域发电公司、中水电三局等中资企业负责人外,还有琅勃拉邦中华理事会、琅勃拉邦中国商会、苏发努冯大学孔子学院负责人与会。专家组与大家深入交流,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行培训指导。经过十余日跟踪学习,我对防疫知识的了解不断加深,在对方提出关于铁路项目复工复产和孔子学院复学问题上,在随行疾控领域老师回答后,自告奋勇,主动补充与提出其他建设性建议。事后,李总领事开玩笑,经过这段时间,你成为老挝语领域里医学知识最丰富的,随行专家成为医学领域里对老挝情况最熟悉的。

会后,我们前往中铁八局承建的琅勃拉邦跨湄公河特大桥进行考察调研,现场查看防疫措施。

当日下午,专家组乘直升机返回万象,一上机,困了就闭上眼休息,四十多分钟后落地,睁眼一看,出乎意料的惊喜,又折回琅勃拉邦军用机场了。据说前方有雨,后来也听说有大风刮过,为确保安全,暂先返回。二十分钟后,再次上机,抖了一个半小时,晕着机平安抵达。

下午使馆又分配了新的工作任务,马不停蹄开始对外协调联系。晚上内部例会,将南北两地工作情况进行互通,返回房间继续专报草拟。

 


撰文:石通川

编辑:徐腾翔

责编:许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