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外事公众号 ×
    首页  »  外事文苑
援老抗疫日记(二)
2020-05-13

编者按

遵照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经中老两党中联部密切协调,由国家卫生健康委组建、云南省选派的中国援老抗疫医疗专家组一行12人于2020年3月29日至4月12日赴老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在老期间,专家组躬身力行、履职尽责、攻坚克难,将经过实战积累的中国经验与老挝实际相结合,助老建立起科学规范、行之有效的防控与诊疗体系和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安全防线。专家组专业真诚的分享、因地制宜的建议、勤勉务实的作风,赢得了老挝国家领导人、医疗同行和广大民众的广泛认可和高度赞誉。专家组离老回国已逾20日,老挝实现新增病例“零增长”,治愈出院患者持续增加,疫情防控取得显著成效。

共克时艰、携手抗疫,是中老推进命运共同体建设,共同应对全球性风险挑战的一个缩影。“是亲必顾,是邻必护”,专家组身处老挝抗疫一线,及时分享了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充分彰显了中国温情、中国力量和中国担当,生动诠释了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中老“四好”精神和命运共同体内涵。

今天我们继续编发专家组副组长、省外办邻国处石通川同志记录的援老抗疫日记,从外事工作者和亲历者的视角,讲述此次援外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4月2日

一早起来,首先关心自己是否发热,摸摸额头,好像没那么烫了,有些头晕,用体温枪测了下,有点偏高,但在正常范围内,慢慢缓解了紧张情绪。
上午参加由卫生部长本贡、总理府副部长提帕空主持召开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小组工作例会。专家组进行了工作汇报,建议老方在全国医院范围内对所有进院人员进行体温监测,对监测到的发热病人认真排查,并严格上报;进一步扩大核酸检测范围,加强对回国人员的管理和信息收集;利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结合的方式,加强公众对新冠肺炎基础知识、防控措施的宣传,提高其对6号总理令执行的自觉性和主动性。

会后,返回酒店,和组长及防控小组、医疗小组牵头人一起讨论修改在下午云南省委省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第11次视频会议上的汇报发言,对老挝疫情发展趋势进行综合研判分析。
下午,阮成发省长通过视频连线与专家组和驻老挝大使姜再冬进行交流。组长黄兴黎代表专家组汇报了相关情况。阮省长向专家组表达亲切慰问,对我们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会后,我跟姜大使报告了上午本贡部长谈及事,大使建议“可请老方根据疫情发展视情恢复私人医院及诊所服务,对外做好解释,可告前期对私人医院及诊所进行整改,勿让矛盾涉及到我们”,遂根据其要求向老卫生部进行了答复。
 
4月3日

凌晨1点,电话铃声响起,一看,使馆政治处洪主任打来的,知道肯定又有急事,因涉及专业问题,我只能“惊扰”睡梦中的专家,征询意见后再进行紧急反馈。
上午参加完疫情防控委员会工作例会,与卫生部疾控司副司长和该司有关人员交流,就老方新冠肺炎疑似和确诊病例的定义及管理举措进行探讨。发现个有趣问题,例会就像单线工作汇报,部长听完进行任务分配,与会的司长们自己掌握精神,传达似乎就在忙碌中遗忘了。下面的工作人员抑或谦虚过度,对我们的业务问题多为“稍等,请我们领导为您解答”,久之,专家型领导在历练中越发成熟,而精通业务的行政干部数量或无太多增长。
下午,前往万象赛色塔综合开发区进行疫情工作指导,并调研该区在老疫情爆发蔓延时设立方舱医院的可行性。开发区面积大,疫情期间实施封闭式管理,负责人刘虎介绍时,提到“若出现疫情,需要病人的紧急临时转运,驾驶员的任务,就显得危险而重要。我们党总支的意见,谁负责的项目,谁是党员,谁就上”。那一瞬间,我有些感动,想起了张文宏医生说过的一句话“共产党员的口号平时喊喊可以,这个时候你必须上”。

晚上,在使馆组织下,专家组全体成员与驻老挝大使姜再冬一起,实时收看了《新闻联播》,就习近平总书记与本扬总书记通电话内容进行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通话中强调“当前老挝国内疫情防控面临困难,我十分牵挂。中方在最短时间内组派医疗专家组赴老工作,并提供医疗物资援助”。本扬总书记也表示“老方诚挚感谢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关心老挝疫情,中方及时分享抗疫经验,迅速向老方派出医疗专家组和提供医疗物资援助,再次印证了老中双方患难与共、守望相助的深情厚谊”。在两位领导人的讲话中,同时提到“医疗专家组”,一种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这是对我们的巨大鞭策与鼓励,将为我们在老工作提供坚强的动力。

姜大使谈了学习心得,层次感、逻辑性非常清晰,让我领略了“大将风采”,想起他曾讲过的“活动时别照着稿念,一是拍出来不好看,二是让人觉得不亲切”。在专家组临时党支部书记、组长谈完感想后,大使让支部副书记的我也讲讲。我稍理了理思路,对着摄像镜头(我驻老媒体记者现场报道),结合工作讲了些,会后几个同志跑来告诉我,“厉害啊,开口就来”,一下没反应过来,后来想想,处领导平日要求大家多锻炼讲话能力,克服怯场问题,多练练终是有效果的。

  
4月4日
 
上午参加完老挝疫情防控委员会工作例会后,与卫生部疾控司司长进行小范围交流,进一步了解老方对疑似病人与确诊病例密接者的管理及核酸检测范围,就从泰国返老劳工的集中隔离措施深入交换意见。

下午随同医疗小组专家前往友谊医院,调研该院新区及旧区情况,查看流程改造进度。第一次来到友谊医院新区,挺讶异,一个落后国家尽然坐落着一个“高大上”的医院,瞬间秒杀平日所见的“接地气”本土医院。经过一个星期的工作,对“医疗功能分区”有了一定的了解,当看到这个全新、尚未启用的医院时,好些专家都分外惊喜。设计精细,对细节的把控恰到好处,我心想,以老挝民众的佛系与随性思维,应也激荡不出此般创新的设计理念,一打听,果不其然,奥地利援建设计。

当日,还调研了万象老泰友谊桥国际口岸,与驻地边检警员及卫生人员进行交流,了解老方出台的“从4月3日起进一步关闭所有国际口岸(包括机场口岸),除从事货物运输及遇紧急情况外,严禁任何人员出入境”的政策执行情况。一直挺纳闷,老方从4月3日起,明文规定将关闭所有国际口岸(此前已关闭地方通道),为什么每天的通报,还是有3千余名老籍劳工由泰国入境。口岸边检人员道出实情,泰国还继续开放着国际口岸,失业的老籍员工从泰出境,若不入境老挝,亦无法折回。老挝边检就采取了折中做法,允许其入境,依照相关规定对上述人员进行集中隔离,但也增大了新冠肺炎疫情的输入性风险。我想,老挝的政策有时只能得以温和执行,这与老挝人的习性紧密相连,或许我们不能苛求把“坚决”一词用于任何国家,特别是这种随遇而安的国度,灵活变通就是其幸福指数的一种特性。
为表达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晚间例会前,专家组全体成员默哀3分钟,为逝者遥寄哀思。

4月5日
 
凌晨2点半,还在挑灯夜战,除汇编工作专报外,还得按本贡部长的指示,拟写关于专家组抵老工作情况及下一步考虑的报告,以便例会前报给老方防控小组秘书处,让其给总理报告时掌握相关情况。平静的夜,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断电,房内一片漆黑,只有笔记本电脑发着一丝微弱的光,像努力撑起一片光明。书桌对着镜子,看着里面“若隐若现”的自己,心里有点发怵,想起恐怖电影里的场景,考虑到还有一点就要写完,把手机电筒打开,照着继续努力。
早上晕乎乎地去参加由卫生部长本贡、副部长普同主持召开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小组工作例会,听到确诊新增一例,还是个不常听说的国家—巴布内亚新几内亚来的,想起基佑处长的朋友圈发过的照片,精神又立马恢复了点。
会后,本贡部长从讲台上下来,同普同副部长、卫生部有关司局主要负责人与专家组进行小范围座谈,就老方疫情防控薄弱环节和改进举措与专家组深入交流,听取我专家建议。本贡表示,南部返乡劳工众多,管控难度大,风险系数高,北部琅勃拉邦现有3例确诊病例,老挝政府对此甚为忧虑。希专家组能在尽快完成万象相关防控诊疗工作后,分组前往占巴赛省和琅勃拉邦省,与老卫生部和当地卫生部门联合调研,实地查看疫情防控工作,协助当地医疗机构进行规划化流程改造,开展针对性培训,提供技术指导。经过紧急请示,我向本贡表示专家组可分赴南北两地。

下午,前往老中铁路中铁二局万象铺轨基地调研,开展防疫指导。专家组就疫情期间企业保障物资的准备、员工健康监测和管理要求、工作场所卫生消毒、个人防护等与企业进行交流指导。能看出,中资企业在防疫工作中所做的大量努力,不然一个相对封闭的项目环境内,数千人集聚,百密若有一疏,后果真将不堪设想。

 


撰文:石通川

编辑:徐腾翔

责编:许小倩